<progress id="1xdht"><cite id="1xdht"><ruby id="1xdht"></ruby></cite></progress>
<var id="1xdht"><video id="1xdht"></video></var>
<var id="1xdht"></var>
<cite id="1xdht"><video id="1xdht"><menuitem id="1xdht"></menuitem></video></cite>
<var id="1xdht"><video id="1xdht"></video></var><ins id="1xdht"><span id="1xdht"><var id="1xdht"></var></span></ins><cite id="1xdht"><span id="1xdht"></span></cite>
<var id="1xdht"><video id="1xdht"><menuitem id="1xdht"></menuitem></video></var><cite id="1xdht"><video id="1xdht"><menuitem id="1xdht"></menuitem></video></cite>
<ins id="1xdht"></ins>
<var id="1xdht"></var>
首頁 門戶 資訊 查看內容

書法家,放下你的幌子吧

2019-11-12| 發布者: 棗莊便民網| 查看: 144| 評論: 3|來源:互聯網

摘要: 人,是這個世界上最虛偽的動物。而藝術恰恰相反,它是要找回原始的本真,越純粹越好。藝術,表現的是人性,......

人,是這個世界上最虛偽的動物。而藝術恰恰相反,它是要找回原始的本真,越純粹越好。

藝術,表現的是人性,洞察的是精神。否定“書法家”,回到赤裸裸的人,才更接近藝術。沒有比書法家自以為壟斷著書法更滑稽可笑的事了。

井上有一先生1951年寫就的這篇文章,更像是對我們當今書畫界的指摘,對問題的分析感性細膩,與他前衛暴烈的藝術作品風格完全不同,卻同樣催人心動,可見其內心世界的瑰麗多彩,讓我們體驗到了不受范本束縛的喜悅。

——施晗

一次去看畢加索展,在神田的一家店里淘到三件彌生式土器。

回到家里馬上把兩三枝野菊插入其中,一只置于壁龕,另一只置于佛壇做香臺。剩下的這一只做什么呢?這家伙怪誕憨拙,也許勉強可以當只煙缸,但我幾乎不碰煙。只好置于桌上的硯臺旁邊,每天不經意地看著它。

看著看著,天長日久,奇怪了,這個無用的怪東西竟打動了我的心。雖然插著野菊那只和佛壇那只各有情趣可人,然而這個無用之物有撞擊心靈的力量。原始人的心,頑強地活現在那里。

井上有一紙墨《愚》

為什么,這類不起眼的土器,能催人心動呢?

如在老子所說的理想境界——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本真的原始社會,美一詞恐怕是不需要的吧,因為生活原本就是美的。它就像水之于魚。

二十世紀的前衛人,憧憬這個原始社會,并在理想中描繪生活即美的社會。

“我們創造新的美。美學不斷嬗變。它將無休止地拓展,直到‘美’一詞泯滅”(宮澤賢治)。

藝術,只不過生活中缺乏美的時代一個代用品而已。隨著生活取得進一步均衡,藝術行將滅亡”(皮特·科內利斯·蒙德里安PietCorneliesMondrian)

井上有一紙墨《巧言令色鮮矣仁》

當這個時代到來時,一切暴力才會從地球上消失吧。也許那時,人可以成為純真的童心不泯的大人吧。但是,那樣的世界,要到對產業革命以來迷失方向的近代物質文明痛定思痛、在否定暴力疾呼絕對和平的先覺們的累累尸骨上終將成就之偉大的人性革命后到來。

期冀人類以及天地萬物的、真正福祉而激情燃燒的人,哪怕只能是追隨偉大先驅者之后,人微言輕的一個,也必須竭盡全力堅持不使用武力的戰斗,邁向人性革命,邁向第二次文藝復興。

我們必須,在這個地球上重新找回,那個土器的世界。

恰似原始人造的土器打動我們的心,古代無名氏的筆跡—木簡,也抓住我們的心。

井上有一在思考

傳世的偉大藝術,不見得總是出自名家之手。出自無名氏的土器和木簡,較畢加索的陶器和王羲之的尺牘有過之無不及,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深思。

做木簡的人們,不是書法家。并非書法家但是人。因為不是書法家,所以沒必要必須寫好,只是寫了而已。只不過是人寫了,所以才能純粹。

書法家即使想變得純粹,也是枉然。只要不打破書法家的外殼,變成赤裸裸的人,就不可能變得純粹。我認為,現代書法藝術要作為真正的現代藝術,被改革成為得到世界有識之士承認的一流藝術,其根本癥結即在于此。

井上有一紙墨《蒙童執心》

否定“書法家”!回到赤裸裸的人!只有這時,才能產生土器、木簡那樣純粹的東西。

無論中國、日本,看古往今來的好書法,難道不能說書法家色彩越淡薄者的書法越純粹嗎?就書法家明顯成為職業性存在的近世思之,這一點應該看得更清楚。

例如菘翁和良寬,良寬更純粹,更出色。誠然,菘翁也不錯。但還是嫌他有太多累贅,舍得不夠徹底。良寬的字上赤裸裸地投映著他的生活、他的心。這個心,是真實的、純粹的心。這最是難能可貴。

井上有一紙墨《抱腹絶倒》

到了離我們更近的明治以后,這一點愈發明了。鳴鶴、天來都很優秀,但都無法擺脫書家的矯揉造作。有無法進入自由的純粹的世界之憾。鐵齋和芋錢卻不然,能于自由之天地逍遙,和盤托出真實的自己。

即使現代,非書法家的書法比書法家更勝一籌的屢見不鮮。書法家的書法,難免書家臭,有匠氣。即使以莫名其妙的、所謂新傾向名之的部分相對進步的書法家,其書法也不能外。

非書法家的書法,就沒有這個匠氣。只是將自己原原本本地亮出來了。傳世的書法,不是書法家的作品,而是這些非書法家的優秀作品吧。

井上有一在思考

書法家稱非書法家的書法,是外行的字。而且說“外行的字再好,也是外行,不合乎法?!睍矣型庑袩o法企及的傳統技術,而沒有技術可言的外行的字,無論怎樣了得,都不想承認。這是技術主義。

日展(日本美術展覽會)上一排排作品,都是典型的技術主義。這種東西不是藝術,是技藝。

不僅以日展的作品代表的保守作品是技術主義的,連有所謂新傾向的一系列作品,多數也可以看成技術主義。藝術,本來常變常新是理所當然的,而新傾向一詞意味的卻不是貨真價實的東西,給人感覺是沿襲某種傾向而興的時髦式樣。

井上有一紙墨《和歌詩》

我想起長谷川三郎先生的話:“新藝術的模仿,與舊藝術的模仿一樣陳舊”。

古來有“書如其人”的說法。也許是陳辭濫調,但我覺得無非如此。不僅書法,繪畫、雕刻、音樂,何嘗不是精神的表露?我們于書法不是觀其形和線,是透過形和線觀其深層的作者精神,洞穿精神。

池大雅有一方印,曰“前身相馬方九皋”。而小川芋錢的印,也有一方“牝牡驪黃之外”。都出自列子九方皋的典故。九方皋相名馬,而且看錯了牝牡驪黃,說的是當下洞悉技術深處的精神,不為技術所惑。大雅和芋錢的態度,即在于此,正因為如此,其作品才堪稱真品。

井上有一紙墨《向地獄大菩薩致敬》

我們通過書法的特殊造型,表現自己的人性足矣。其人性無論高下,總之除非呈現其人性,別無藝術之路。而要更提升其人性,只有在藝術上砥礪。除此之外,別無藝術上的修習。

既然如此,給書法立下內行和外行之別,貽笑大方。不分內行外行,除了個人精神的表現以外,別無一物。宮澤賢治在《農民藝術概論》中指出:“職業藝術家必須死一次。人人都要找為藝術家的感受”。

沒有比書法家自以為壟斷著書法更滑稽可笑的事。書法是萬人的藝術,在通過日常使用的文字誰都可以成為藝術家這一點上,書法在藝術中也是一枝獨秀的。它好比原始人之與土器的關系。

井上有一紙墨《花》

拋棄一切技術,變一回純樸的人吧!以原始人那樣的態度創造原始藝術那樣樸素純真的東西吧!像土器那樣、土偶那樣、殷墟文字那樣、木簡那樣的……

果敢地徹底剝掉在不知不覺之間、層層相加的虛偽外衣吧!

叛逆。只有從叛逆中,才能產生新的現代書法藝術。

井上有一其人

井上有一,幼時家貧,無奈放棄繪畫理想;青年時經歷東京大空襲,死里逃生;中年克服五零后危機,走向愚徹;晚年身患惡疾,頑強斗爭。他不善機巧,甘于淡泊,守貧一生;他不甘守舊,尋求革新,終獲心性自由。

井上有一在20世紀50年代初期經歷了非文字性的純抽象作品,以及將瓷漆取代傳統水墨的種種實驗后,頓領到文字仍是書法的靈魂,于是他重回“行書”之路,以漢字為本,紙墨為媒,舍去傳統書道的形式及技巧,將“人的書法”和“寫的行為”作為創作之重心,將自我與行書合二為一。

井上有一

說到井上有一,不能不提海上雅臣,他可以說是井上有一的“伯樂”之一。

海上雅臣是日本著名評論家、收藏家,他曾在18歲時去找棟方志功買畫,在井上有一最絕望的時候開始收藏他的作品,而這兩人都成了日本走向世界、享有國際聲譽的藝術大師。

海上雅臣認為,傳統的書法是一個時間概念,因為寫字有筆順,從哪里開始,哪里行進,哪里結束,這些筆順就是時間的流向。井上有一的書法最大的特點是跳出了時間的概念,從傳統的“手指技巧”中解放出來,把整個身體活動貫徹到書寫上。他的書法開創的是一種空間概念,所以他的作品和一般人的不一樣,我們面對他的作品時,能感受到這些字在直逼觀眾,如同要跳出來一般。

海上雅臣(左)與井上有一

井上有一認為,“人的書法”是指書法家要從傳統書道的“技巧”和“法則”中解放出來,釋放人性的自由,成為個人語言的書法。他舍棄傳統書法內容,選擇單個字作為書法內容。除了字的本身含義,他更著重字義和字形的關系,將“寧”的意義著重其包含的“心”來做重點描繪,并與文字的抽象美感合二為一。

他放棄傳統的案頭上所用斗方大小之宣紙,定制巨幅宣紙,將紙張平鋪于地面,手提特制的硬馬毛制成的特大硬筆,在紙面用整個身體揮寫巨大的漢字。他亦使用了自己研發的黏結墨:將水性粘合劑稀釋后,與炭黑粉末調和并靜置后再使用。運筆的痕跡以墨點的濃重不同而躍然紙上,墨跡鮮明的效果又呈現一種如宿墨般煙雨氤氳之氣的特殊視覺效果。

井上有一

當井上有一置身于尺幅巨大的紙面時,整個身體的運動趨勢、能量爆發力隨著書寫動作而被記錄,亦體現行書者的精神狀態,將“寫的行為”注入其中,灑脫之上,心寧而定天下。

日本小說家、評論家小島信夫(1915-2006)這樣評價井上有一:

有一和一字作品較上勁了,他像念咒語一樣呼叫著這個字,仿佛要忘掉書法,要忘掉文字本身,握沉重的大筆,讓手腕不靈活,讓大腦不靈活,看似如果他體內潛藏著什么,要喚醒他……他寫的字有先例嗎?沒有。優美而可笑的,傲岸不羈的,自暴自棄的,按耐不住地想涂抹,憑我隨意的感覺,他是在自我嫌惡,恨不得一下子鉆到地府。

他的藝術,在他寫的一首詩里表現的非常充分:

隨心所欲地寫吧

潑出去

把它潑到那些書法家先生們的臉上去

把那些充斥在狹窄的日本中的欺詐和體面橫掃出去

金錢難以束縛我

我要干我自己的事

什么書法不書法

斬斷它

我要同一切斷絕,甚至斷絕那創作的意識

隨心所欲地干吧

現代書法現代書法何為現代書法

方便面式的近代詩

堅持巧妙運筆的少字數書法

連蹩腳畫家都不如的前衛書法

冒稱傳統派的廉價技術派

和竭盡剽竊之能事之徒

無能的懶惰者

和勤奮的人

在偽劣、假冒盛行的當今社會

擯棄一切低級趣味吧

啊讓峻烈疾風吹吧

為書法不惜生命的人

拿出勇氣和驕傲

去創造偉大的書法的歷史

他這種藝術精神來自哪里呢?

他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其實,日本許多一流書畫家都是佛教徒。因為,佛教在一定意義上,是對生命理解的藝術,藝術總是要傳達藝術家對生命的理解的。


東方法學 http://dffx.zjdata.net/

分享至:
| 收藏

最新評論(3)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棗莊便民網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棗莊便民網 X3.2

© 2015-2020 棗莊便民網 版權所有

微信掃一掃

歪门一晚上挣5万